向父亲致敬
2018-06-16 23:49:47
  • 0
  • 0
  • 9
  • 0


同仁医院


我挽着父亲向这个巨大的建筑靠拢

那些器物,药水中的容器,态度冷静

时间在走廊里晃动,穿白色衣衫的人

眼睛有伤口的人,全都聚集在大厅

等待一场春天的雨水在屋顶上降落


我与教授的对话被护士打断

她是敏感的,小心翼翼地端着银色盘子

针管、钳子,还有她的实习手册

我听见她的脚步止于父亲的咳嗽


慈祥的双眼怎么会是青光眼呢?什么样的

情感才能导致双目突然黑暗?一道闪电

提前送来了衰老的黑暗

人啊!你可以老,但不能说看不见

就看不见了。那些蒙着眼睛的人

他们不是对光线视而不见

而是把光线收容在瞳孔里


眼压上升,倾诉开始

父亲一只手挽着我,一只扶着同仁医院

他来了一天就表示了要尽快离开这里

在他眼里所有的青光眼都是虚无的

谁说他看不见春天的雨水无休无止

它冲涮了父亲眼里的阴影

现在,他蒙着一只眼睛,开始了

历史性的诉说

                               2008.4.

父亲来电


父亲来电大谈孔孟之道

窗外细雨淋湿花园里疯狂的葡萄

青春之道与孔孟之道

同时在电线上发出滋滋的回音


什么是良知?父亲告诉我

一个人在故乡游泳,他的天地

再自由不过了。浪花推着他向前

而你在异乡,异乡的细雨

纠缠不休。这也再正常不过了


但是良知滴在紫色的葡萄上

她却羞红了脸。这就是良知

这就是青春之道,到了年底

你的运气在翻开的黄历面前

获得亲情、爱情与良知的恩惠


父亲所讲授的无非是博大的爱

无非是故乡的公鸡鲜红的鸡冠

所标榜的是非,以及弟弟一样的

激情,弟弟一样的公鸡

在父亲的晚年,在汴河上踱步


孔孟之道与充血的鸡冠

点燃了我眼里噙着的泪水

父亲熟读黄历,他说命运的变化

正如异乡的细雨,一滴滴通过

电线传达出了公鸡一样的杂音

                       2009.7.28.

父亲与蝉


父亲坐在屋顶上拉二胡,这是立秋后的黄昏

故乡的天空少了20年前的火烧云,晚风吹拂

这是我从京城回家的黄昏,老父亲坐在屋顶上

他的琴声与故乡的蝉鸣混合在一起,我听出了

其中的欢乐与悲伤,我听出了故乡秋天的辽阔


小时候我也是在这样潮湿而闷热的黄昏

迎着沙哑的蝉鸣看火烧云吞下整条汴河

今天我看见了蝉鸣吞下了衰老的父亲

吞下了我的童年同时也吞下了低矮的屋顶


我得了焦虑症,满脸京城的灰尘在汴河水里濯洗

父亲得了焦虑症,他说只有拉琴才能获得内心的安宁

故乡的秋蝉得了焦虑症,它们正在集体自杀

了结短暂的一生,我走后屋后的树上会掉下它们

没有了焦虑症,没有了夏天的酷热,没有了狂叫的身体


想一想这一切就是生死的轮回,想一想父亲的衰老

想一想故乡这20年的翻天巨变,想一想父亲与蝉鸣

我眼里的泪水就掉了下来,就有莫名的伤感从屋顶

一直掉到汴河浑浊的月光上,夜渐渐黑了,但蝉鸣

还在叫个不停,就像我焦虑的心一直跟着返回京城

             2010.8.21.

黄蓉传


桃花岛,桃花岛

女儿练武,父亲制药


我无限怀恋武侠里的世界

身体在剑术里分裂

青春在爱恨情仇里成仙


我无限沉浸于桃花的芬芳

我出生于桃花,我脱胎于北丐系


丐帮,我亲爱的丐帮

洪七公与郭靖,我生命中的桃花

桃花中的丐帮,衣衫灿烂

曾经――那个肮脏的假面

呲牙咧嘴的年代

打狗棍敲打江湖


我亲爱的洪七公

我桃花岛上的亲人,嘻笑怒骂

是一生的事业


我亲爱的郭靖

江湖上点灯照亮你的前程

骑江湖,跑了十里地


我桃花的面容

好是好,但不如我的厨艺

不如我的奇门循甲之术

我要穿墙,我就穿过了旧时代的墙


我要做最美的饭菜招待天下丐帮

那乞讨的人呀,风雪中送来了春天

不屈的斗志像紧追不舍的江湖

十里江湖,桃花一小片


酒肉甚好,好不过我的五行八卦阵

我迷信其中的哲学,如一朵桃花藏在袖子里


我叫喊师父

我叫的是师,喊的是父

我清晨下棋,傍晚画画

我夜晚研习星相,午间写字


在我的才华里渗进桃花汁

在我的眼里滴进了郭靖的泪


我的传奇是真的,桃花开时我出生

我是黄蓉(1208-1273),括号里的生卒年份

是多么的真实

我是桃花岛主“东邪”黄药师与冯蘅的女儿

我从奇门循甲之术里揭露了江湖的真相


我15岁入江湖,从此江湖有了我的笑声

江湖一声笑――指的是我的笑


而女诸葛――这样严肃的称呼

与我不相称


请不要谈论我的肌肤

请不要把一个少女与博古通今混为一谈


冰雪聪明,玲珑剔透――

如此形容就太过分了,请不要把黄药师的女儿

描述成江湖郎中


我只接受桃花岛武功

我只接受天地灵气

我只接受艳绝天下


保家卫国是必须的

穿越墙壁是必须的


如此判词:“冰纨雪柳映参差,

轻舟绰立仙人姿。玲珑心璇玑轻巧思。

风霜剥去青颜,皓首枯心也相知。

对靖一片痴,百计守城池,暂缓赋诗。”


如此《水仙子》何人所写?

我羞得要露一手奇门循甲了


江湖上的事后人喜欢猜测

而我生活在另一种真实里


如果非要我说出什么道理

我只能用厨艺 、哑语、术数之学

来回答――这些都是失传的道理


如果你还不知足

我只有作诗、唱歌,或者潜入桃花潭

                         2012.1.23.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